usdt官网接口(www.caibao.it):很突然!知名品牌多地撤柜闭店,经销商被无预警解约,“请善待”!官方回应

  图 / 视觉中国(000681)

  “小身材大味道”,曾以这句广告词被熟知的巧克力品牌好时似乎踪迹难寻了。

  据北京商报,近日好时(中国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好时”)线上天猫旗舰店已终止经营,好时京东自营店内多款商品显示无货。好时甜品店内部员工透露,好时已在中国市场线下各地撤柜关店,留下与经销商的渠道纠纷……

  据北京青年报,2月9日,好时中国回复称,不会退出中国市场,目前线下和部分线上渠道仍在正常售卖。

  目前好时巧克力官方微博最近的一次更新,还停留在年前的1月28日。

  中国区业绩不佳、市场定位不上不下,来到中国27年的好时,日子有些难过了。

  好时撤出中国市场?

  中国经销商:被无预警解约

  今年1月,“好时甜品概念店”微信订阅号曾发文称,好时公司因调整中国大陆地区发展策略,拟缩减公司人数并调整中国市场规模,已从位于上海市浦东的办公点撤离,线下多地撤柜关店,好时法人代表已离开中国。

  撤柜闭店的动向中,有市场消息称好时将在未来撤离中国市场。

  好时甜品店内部员工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2020年起好时已开始在中国上海的公司裁员,并对中国市场进行业务缩减。2021年5月,好时公司突然发函告知好时甜品店要求解除合同。

  同时在渠道遗留问题的处理上,好时与多家代理经销商存在纠纷。

  “突然通知我们结束合同,这对各地线下门店的投入经营、商超违约金等费用均造成不小的损失。”上述员工提到,目前中国代理经销商正在通过律师与好时公司进行沟通。

  好时甜品店还曾发文《Hershey's好时!请您善待在中国的经销商与工作者》。

  线上线下都关店

  今年1月,好时天猫旗舰店终止经营。据北京青年报,在天猫平台搜索“好时”关键词,除了一些个人店铺中的相关商品外,并没有找到相关名称的店铺。

  在京东平台,好时官方旗舰店的商品仍可正常购买,不过北京青年报记者也注意到,目前,该店约1/3的商品显示“已售罄”。记者随后走访北京线下超市和便利店,部分超市仍可找到好时的产品。

  另据钱江晚报,有消费者表示,华润万家、人人乐、永辉都没有卖(好时)的。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咨询了好时中国客服,接线人员表示,天猫店正在进行运营调整,随后会恢复运营,但具体时间未定,不过京东平台商品正常销售。此外,线下多家商超也均在售该品牌产品。该人士表示,好时没有退出国内市场的意思,只不过公司正在调整,目前的产品都是从马来西亚进口的,“之前售卖的是在上海分装的产品,现在没有了。”

  此外,好有消费者在好时巧克力官方微博上提问:“淘宝旗舰店没了吗?”对此,好时回复:“淘宝旗舰店正在装修中。”

  目前,好时巧克力官方微博最近的一次更新还是在年前的1月28日,而且该条微博已不能评论。同时,好时巧克力官方微博上提供的官网链接也已无法打开,旗舰店链接点击则显示“没有找到相应的店铺信息”。

,

usdt官网接口www.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出售Usdt。

,

  显示进行破产清算

  与经销商诉讼纠纷不断

  资料显示,好时(中国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经于2021年11月进行清算。

  该公司成立于2001年4月,法定代表人为ROHIT GROVER,注册资本约8.4亿美元,由美国好时国际有限公司(Hershey International LLC)全资持股。风险信息显示,该公司关联十余项诉讼案件,案由涉及买卖合同纠纷、销售代理合同纠纷等。

  此外,ROHIT GROVER还关联有另外两家公司,分别为好时(上海)食品研发有限公司、好时商业(上海)有限公司。值得一提的是,好时(上海)食品研发有限公司已于2021年3月进行清算,好时商业(上海)有限公司已于2021年12月注销。

  好时(中国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于2021年11月20日产生清算信息,清算组负责人ROHIT GROVER,清算组成员WILLIAM CHRISTOPHER PRITCHETT、赵志华。

  好时对于渠道遗留问题的处理,也让经销商存在很大的不满。企查查显示,好时涉及法律诉讼的信息高达37条,细看主要涉及原经销商和好时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等。众多原好时经销商的商贸公司都对其提起了诉讼。

  业绩连年下挫

  缩减中国业务

  从2016年开始,好时在中国的业绩一直呈现下滑之势。

  2016年初,好时聚焦巧克力品类并精简SKU、将在华产能转到马来西亚等,据好时资料显示,其在中国巧克力销售的降幅已经由2015年的13%收缩至2016年的4%。

  2015财年到2017财年,好时中国区处于亏损状态,尤其是在2017财年,中国区成为好时全球亏损最为严重的市场。

  2018年,好时净销售额77.91亿美元,同比增长3.7%,但中国市场却下滑20.5%,这次业绩下滑被归结为是好时剥离了上海金丝猴业务所致。

  2019年,好时收入79.86亿美元,同比增长2.5%,中国市场同比下滑13.4%。进入2020年,中国市场销售额却下滑46%,其中第四季度下滑幅度达82.2%。

  在去年2月举办的2020年度业绩会上,好时首席财务官 Steven Voskuil表示,中国业务约占该公司销售额的0.6%,而这一比例在2020年初约为1%。直到去年11月,好时透露要调整中国业务模式,宣布未来将与一家大型本土经销商在通路授权、搭建供应链体系方面合作。

  据北京青年报,好时中国日前在一次电话回应中透露,将对中国区进行大面积调整,好时的管理层以及执行层将面临大面积裁员。

  市场定位尴尬

 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好时在中国市场销售业务下滑,除疫情影响外,更重要的原因是其不上不下的尴尬市场定位。

  与好时的“坎坷”经营不同,费列罗、玛氏箭牌、亿滋等糖果品牌在中国市场强势发展,每日黑巧等新晋巧克力品牌频获融资,好时的市场面临挤压。市场数据显示,2020年的中国巧克力市场,好时市场占有率仅为3.2%,远低于玛氏的32.8%和费列罗的22.3%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劲敌环伺下,好时相比起来市场定位并不清晰。在高端领域,歌帝梵亮出“巧克力中爱马仕”的明显定位,费列罗也以“意大利大师匠心”为消费者熟知;在平价巧克力品牌中,玛氏旗下的德芙等品牌占据终端市场,营销动态不断,早已打入三四线零售渠道。而好时向上向下均显尴尬。

  “好时对中国市场的整体定位出现了比较大的错误。之前收购金丝猴也并没有获得太多加分,现在好时既没有高端的费列罗好卖,也没有德芙等品牌市场基础雄厚。”朱丹蓬对此分析道。

  或许是为了重新赢得中国消费者,2020年底,好时曾透露要调整中国业务模式,并引入一位策略经销商。彼时,有报道称,好时首席执行官Michele Buck认为,“这个转型意味着,我们不再依赖自有的大量零售销售人员,而是更专注于通过总经销商去安排”。

  “在注重健康饮食的时代,巧克力这种高糖高热量的食品应抓住市场动向,适应消费需求的变化。”朱丹蓬建议,好时未来应该与目前的定位进行差异化打法,在品类上建立起自己的产品金字塔。

  来源:北京商报、北京青年报、钱江晚报、企查查、公开资料

  本期编辑 刘雪莹 刘巷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21世纪经济报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  • 评论列表:

添加回复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